句子社祝福语日常祝福语内容页

往下边塞玉器骑马笔趣阁 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全文阅读

2021-12-31 19:56:34 日常祝福语

林薇受伤,拍摄暂停。

林薇回到保姆车里休息。

手上敷着冰块,林薇靠在座椅上,她询问助理小倩,“刚才拍摄的时候,看到窗外站的人了吗?”

“没注意啊。”

“去打听打听!”

助理也没问原因,立马就下车跑去打听了,过了一会儿,她满头大汗的拉开保姆车的车门,“薇姐,打听清楚了。说是今天李导找到了宸妃的扮演者,刚才是工作人员带着那个女演员来熟悉环境呢。”

“那个女演员叫什么名字?”林薇一脸急切。

“这个没打听到。”

“那人现在走了吗?”

小助理不明白林薇为什么对那个女演员这么关注,却也不敢隐瞒,小声说,“说是熟悉过环境之后就走了……薇姐,你不用担心,我听他们说,那个饰演宸妃的女演员明天就进组了,明天咱们应该就能看到了。”

明天?!

她一刻都等不了!

她必须弄清楚,那个女人……到底是不是林绾绾!

“对了薇姐,今天宸妃的试镜咱们星光的总裁不是也去了吗,你问问总裁不就知道了吗!”

对啊!

她怎么忘了这一茬!

三年前,林薇和萧煜公开恋情,因为萧煜是云城的青年才俊,所以两个人的恋情备受关注,再加上林薇找了水军,把两个人的感情大肆渲染了一番,那段时间他们两个人备受媒体关注。

趁着热度,林薇顺势进入娱乐圈。

三年前,她刚入娱乐圈就和星光传媒签了五年的合约,有萧煜给她拉的投资,再加上她本来就是学表演出身,这三年来演了几部青春偶像剧,成了国内当红一线小花。

三年下来,她已经是星光传媒名副其实的一姐,跟星光的总裁余年也有几分交情。

想了想,林薇立马拨通了余年的号码。

“喂,余总……”

“薇薇啊,找我有事儿吗?”

“刚好有事儿想问问您,余总,今天李导试镜您也去了,我想问问,定下来的那个女演员,她叫什么名字?”

说完,林薇捏紧手机,紧张的等待着余年的回答。

砰砰砰!

她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

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,她终于听到余年兴奋的声音,“你是说那个林绾绾?”

林绾绾!

林薇脸色瞬间惨白!

果然是林绾绾!

余年还在说什么,可她已经完全听不到了,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——林绾绾没死!

她竟然没死!

她明明知道她是《婉妃传》的女主角,还来剧组试镜,是回来报复了吗!

“薇薇,薇薇?”

小助理推推林薇的手臂,小声提醒,“薇姐,总裁在喊你!”

林薇一个激灵,瞬间回神。

“余总?”

“跟你说了半天怎么都不说话?”

“我在想,您刚才说要签林绾绾?”

“是啊!”提到这个余年的声音又激动了起来,“我创办星光这么多年,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苗子!演技好,长的还漂亮,更重要的是年轻啊,这么年轻的女孩,以后肯定还有大前途!这才刚刚出道就能演李谋导演的剧,还能在剧里担当女三号,起点也够高,这女孩前途不可限量,最最重要的是她还没有经纪公司,我肯定得想办法把她给签了!”

林薇眉头紧皱!

签了林绾绾?

在同一个公司,那以后她跟林绾绾岂不是要抬头不见低头见?!

林薇刚想着让余年打消这个主意,突然转念一想……在一个公司有什么不好?跟她在一个公司,在她的眼皮子底下,林绾绾还能翻出什么浪花?三年前她能算计的她一无所有,三年后林绾绾更不是她对手!

尤其是余年!

余年是典型的色中饿鬼。除了她有阿煜哥哥撑腰,余年不敢动她,公司里其他年轻漂亮的女艺人他哪个没有染指过?林绾绾遗传了她那个贱人妈,长的漂亮。进了公司,她还能逃的了余年的魔爪?!

这样一想,林薇立马平心静气了。

她捏着手机,靠在座椅上,笑着说,“那余总可要下手快点,能入李导的演,演宸妃这个角色,如果消息放出去了,肯定有不少经纪公司对她伸出橄榄枝,您要抓紧时间才行啊!”

挂上电话,林薇冷笑连连。

“林绾绾,既然活着你就该夹紧尾巴别让我发现,现在敢到我跟前来,可别怪我心狠手辣!三年前你不是我对手,三年后……也一样!”

……

“漂亮阿姨!”

刚离开剧组,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林绾绾一转头,就看到刚回国那天碰到的那个爆炸头小丫头。

小丫头胖嘟嘟的,穿着漂亮的公主裙,裙子上依旧夸张的缀满了水钻,她挥着肥嘟嘟的胳膊,迈着两条肉嘟嘟的小短腿,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就对她跑了过来。

林绾绾的一颗心啊,瞬间就被融化了一半。

突然——

女孩身后,一匹失控的马飞奔而来!

林绾绾大惊!

“小心啊!”工作人员尖叫起来,“马受惊了,快跑啊!”

照马的速度,几秒钟之后女孩就会被踩到马蹄之下!

林绾绾脑袋里“嗡”的一声,她顾不上多想,一个箭步冲过去,伸手抱住女孩,顺势就地一滚!

“砰——”

力道过大,脑袋重重的磕在墙上,林绾绾眼前瞬间一黑,晕了过去。

昏迷之前,她脑袋里闪过一个念头——还没来得及报仇,可别这么轻易就挂了啊!

“血!流血了!”萧心肝被林绾绾护在怀里,一点儿伤都没有受,她一抬头就看到林绾绾满头鲜血的样子,小丫头顿时吓的哇哇大哭起来,“阿姨!阿姨你不要死!你还要做心肝的麻麻呢!”

一大堆工作人员围上来。

“流血了,快找人来!”

“找什么人,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啊!”

有人要抱林绾绾,小丫头像只发怒的小狮子,红着眼推开所有人,“不许动我麻麻!谁都不许动我麻麻!”

就在此时,萧衍突然拨开众人,硬生生的分出了一条道,浑身寒气的萧凌夜大步迈了过来。

看到萧凌夜,小丫头眼圈立马就红了,“粑粑……”

“别怕!不会有事的!”

萧凌夜拧眉看了一眼满头鲜血的林绾绾,弯腰,打横把她抱了起来!

萧衍眼珠子都瞪直了!

公主抱!

老哥这么一个洁癖星人,竟然公主抱了一个身上有血的人!

还是个女人!

OMG!

老哥这棵铁树,终于要开桃花了吗!

康华医院!

萧心肝守在病床边,拉着林绾绾的手,看着她头部包扎的纱布,眼泪成串的往下落,她不像之前假哭的时候雷声大雨点小。眼睛通红,抽抽噎噎的样子让人看着十分心疼。

“心肝,你别哭了!”

“二叔……”小丫头眼眶通红的看着萧衍,“漂亮阿姨不会有事的,对吗?”

萧衍心疼坏了,抱着小丫头柔声安慰,“不会有事的,你刚才没听你宋连城叔叔说吗,你漂亮阿姨只是受了皮外伤,然后有些脑震荡,休息几天就好了。”

小丫头依旧泪流不止,“可是阿姨她流了好多血……”

“没事的,血不是止住了吗!”

“呜呜呜……你肯定是骗我的,我养的小白就是撞到墙上流了好多血,然后一直不醒过来,才会死掉的。呜呜……漂亮阿姨都是为了救我……”

小丫头抱着林绾绾的手哭的更伤心了。

萧衍无奈的看着萧凌夜。

“哥,我是没招了,你自己闺女自己哄吧!”

萧凌夜站在床边,拧眉看着昏迷不醒的林绾绾,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冷凝。

“阿衍!”

“哎?”

“把心肝身边的保镖全换了!”

萧衍面色一正,“好!”

今天,林绾绾试镜之后,小丫头就趁他和老哥两个人不注意偷偷跑了出去,因为小丫头身边一直跟着保镖,所以两个人也不是很担心。

可没想到,就是这么一会儿的疏忽,竟然导致了这样的后果。

今天,如果不是林绾绾,也许心肝就要命丧马蹄下了……

“粑粑……”

“过来!”

萧心肝抽泣着,小步挪到萧凌夜旁边,“粑粑,阿姨不会有事的,对吗?”

“不会!粑粑跟你保证,她很快就会醒过来!”

得到粑粑的保证,小丫头眼泪都没有刚才流的凶了。

萧衍,“……”

擦!

刚才他好说歹说安慰半天都不管用,他老哥一句话就搞定了!

萧衍泪流满面!

这也太区别对待了吧!

……

林绾绾是疼醒的。

脑袋钝疼,像是有人拿锤子有节奏的敲,她睁开眼,下意识的摸脑袋。

“别动!”

手被按住,林绾绾歪着头看过去,就看到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正坐在她床边的椅子上。

只是……这人看上去好眼熟!

哦!

她想起来了!

这男人是那个小丫头的爸爸!

“那个小丫头呢,她没事吧?”

“没事!”萧衍指了指病床旁边的沙发,“哭的太久,睡着了!”

林绾绾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,就看到小丫头蜷缩在沙发上,闭着眼睛睡的正熟,她身上披着一件男士的西装外套,小眉头紧紧皱着,眼角的泪痕还没有干。

林绾绾看她没事,微微松口气。

她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。

“别动!”萧凌夜按住她的肩膀。

“呃……”

萧衍看两人相处的样子急坏了,几个箭步冲过来,“林小姐,医生说你撞了头,有轻微脑震荡,现在要卧床休息,不能乱动!”

“哦!”

怪不得脑袋晕晕的。

“条件!”萧凌夜突然开口。

林绾绾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,实在跟不上他的节奏,愣愣的看着他。

萧衍立马充当翻译,“我哥的意思是说,林小姐你救了我们家的心肝,有什么条件只管提!”

林绾绾嘴角狂抽。

这男人也太言简意赅了吧!

林绾绾头疼欲裂,扶着脑袋,“请帮我把医药费付了吧。”

“这是应该的,别的呢?”萧衍问。

“没了!”

萧衍愣了一秒钟,“没了?”

要知道,他哥可不会轻易许别人好处的,这么好的机会,这女人竟然什么都不要!

这是蠢呢蠢呢,还是蠢呢!

“林小姐,要不你再想想?”

林绾绾摸着脑袋上裹着的纱布,苦笑连连,“你们也不用想着报答我,我当时就是脑子一热,如果再重新来一次,说不定我就没那个勇气了。而且我挺喜欢那个小丫头的,跟她也算有缘,救了她也是顺手的事儿。”

林绾绾叹气。

脑袋上有伤,她明天怎么进剧组啊!

进剧组是小,更重要的是,她顶着脑袋上的纱布,怎么跟宝贝儿子交代啊!

哎!

心好累。

对了!

儿子!

她也不知道昏迷了多长时间,睿睿和许易还在影视城等她的消息呢!

林绾绾“刷”的一下坐起来,动作太剧烈,脑袋一黑,立马一阵眩晕,她赶紧扶住床沿,“手机呢,我的手机呢?”

“这里!”

萧凌夜把她的手机递给她。

林绾绾按着屏幕,屏幕却一片漆黑。

关机了!

不会吧!

这是玩她呢!

林绾绾看向萧凌夜,“那个,现在几点了?”

“三点二十!”

她十点去试镜,这都过去五个多小时了!

这么长时间睿睿联系不到她,该多着急啊!

看出她的焦急,萧凌夜沉声说,“很快就来!”

“啊?”

萧衍摸摸汗,再次充当翻译,“我哥的意思是说,刚才你手机没有关机的时候,他已经通知了你朋友,他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,很快就会到了。”

林绾绾无语的看了一眼萧凌夜。

这人说话就不能表达的清楚一点吗!

心里却松了口气。

她的手机通讯录上只有许易一个人,那他通知的肯定就是许易了。

林绾绾放下心来,等待着不再说话。

病房里顿时就陷入了尴尬的沉默。

说是尴尬。

其实林绾绾在想怎么跟睿睿解释,而萧凌夜不以为然,尴尬的也只有萧衍一个人而已。

幸好,就在这个时候,萧心肝醒了过来。

小丫头揉着眼,突然想到什么,猛然从沙发上跳下来,她抬起头,一眼就看到靠在床头的林绾绾。

小丫头的眼泪立马又落了下来。

“呜呜……阿姨,阿姨你终于醒了!”

小丫头飞奔过来,一下子扑到床边,紧紧的抓住林绾绾的手,哭着说,“呜呜呜,阿姨你吓死心肝了。”

小丫头哭的鼻子一把泪一把,林绾绾一颗心也酸溜溜的,她摸摸小丫头柔软的头发,“你看,阿姨这不是没事儿吗,别哭了。”

“谁说没事的!”小丫头抽噎着指着林绾绾的脑袋,“阿姨脑袋上缝针了,毁容了!”

“……”

林绾绾嘴角狂抽,谁告诉这小丫头“毁容”两个字是这么用的!

不等她说话,小丫头又哭着说起来。

“阿姨,都是为了救心肝你才会毁容,你放心,心肝会让粑粑负责的!”

“啊哈?”

“你救了心肝,心肝让粑粑以身相许!”

“你救了心肝,心肝让粑粑以身相许!”

以身相许……

以身相许……

以身相许……

一秒!

两秒!

五秒钟过去……

众人大眼瞪小眼,病房里死一般的寂静。

半晌。

“噗——”

萧衍一口水从嘴里喷出来,呛的他直咳嗽,他捂着嘴,“咳咳……心肝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小丫头甩甩爆炸头,理所当然的说,“漂亮阿姨为了救我都毁容了!毁容啊!二叔你不是告诉我,男人是最肤浅的视觉动物,最看重容貌吗!漂亮阿姨毁容了,以后肯定就不好嫁人了!她是为了救心肝才变成这样的,心肝年纪太小不能负责,粑粑是心肝的监护人,当然要对漂亮阿姨负责了!”

萧衍,“……”

他竟无言以对!

好半天,他才憋了一句,“可是……你漂亮阿姨都毁容了,你还让你粑粑以身相许?”

言下之意,你不担心你粑粑看不上她啊。

闻言,小丫头狠狠的翻了个白眼,“二叔,你以为我粑粑跟你一样肤浅啊!”

肤浅的萧衍,“……”

“呵呵……”林绾绾尴尬的笑起来,“心肝,你别开玩笑!”

“心肝没开玩笑呀!”

萧心肝抱住林绾绾的手,双眼放光的看着她,“阿姨,心肝第一眼看到你就特别喜欢你,你做心肝麻麻好不好?”

林绾绾嘴角抽搐。

这让她怎么回答。

“咳,林小姐,我们家最不喜欢欠别人人情,你还是提个要求吧。”

林绾绾,“……!”

虽然她才见过萧心肝两次,可也看的出来她出身不凡,还有心肝她爸爸,如果她没看错,他身上那件白衬衫是意大利纯手工制作的品牌。

还有他那一身强大的气场,根本不是普通人才有的。

他们一家很有可能是云城的豪门。

豪门什么的,被害妄想症最严重了,如果她不提要求,恐怕人家还因为她另有图谋呢。

想到这里,林绾绾踌躇片刻,试探的说,“要不,要不你们给我一笔钱……”

有钱人应该最喜欢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报答别人吧。

话音刚落,病房的温度“嗖嗖嗖”的降了好几度,林绾绾就看着萧凌夜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非常难看。

林绾绾没用的抖了抖。

这个男人气场也太强大了,她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都要冒出来了。

给钱……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解决办法了啊。

可看这男人的脸色,好像很不高兴啊!

林绾绾简直要哭了!

她求助的看向萧衍,萧衍特负责的翻译萧凌夜的脸色,“我哥觉得给钱太侮辱人了。”

林绾绾,“……!!!”

侮辱我吧,来尽情的侮辱我吧!

可这话她也只敢在心里吼吼。

就在林绾绾不知道提什么要求,场面一度僵冷的时候,萧凌夜开口了!

“嫁给我!”

“咳!咳咳咳……”林绾绾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,她咳的眼泪都要冒出来了,严重怀疑自己是听力出了问题,“你,你刚才……说什么?”

萧凌夜不耐烦的重复,“嫁给我!”

林绾绾再次求助的看向萧衍,这回,连萧衍都愣住了,瞪大眼睛,一脸不敢置信,“哥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这棵铁树真的开花了,这,这这开的也太快了吧。”

只有萧心肝一个人欢欣鼓舞,一边跳一边鼓掌,“粑粑,你终于做了一次正确的决定!”

萧凌夜拧眉,看着林绾绾,等待她的回复。

“我,我可以问一句为什么吗?求您千万别说我救了心肝,所以您才要以身……呃,相许!”

萧凌夜眉梢微动,面容上的冰霜融化了几分,“心肝很喜欢你!”

就……就这样?!

就因为心肝喜欢她,所以他就要跟她结婚?!

他们两个总共才见过两次啊喂!

这男人或许还不知道她姓甚名谁……这也太草率了吧。

虽然这个男人长的是真帅,身材脸蛋都是她喜欢的类型……可他气场太强大,她完全消受不起啊!

“这位先生……”

“萧凌夜!”

“啊?”

“我的名字!”男人拧眉,面色越发不耐。

萧凌夜?!

怎么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呢!

林绾绾顾不上多想,赶紧说,“萧先生,您别跟我开玩笑了,今天我救了心肝纯属巧合,如果你真的想报答我,还是给我一笔钱吧,我就是一个小演员,这辈子的梦想就是演演戏,赚赚钱,撩撩汉,您这样的男人一看就是人中之龙,我,我不敢撩啊。”

萧凌夜拧眉。

正要说什么,病房的门突然被从外面“吱呀”一声打开。

紧接着,一个小小的身影就冲了过来。

“妈咪!”

“宝贝儿!”

林绾绾对林睿张开手臂,结果小家伙扑到床沿突然停了下来,他仰着小脑袋,看着林绾绾头上包扎的纱布,紧张的盯着她,“疼不疼?”

“疼!疼死了!”林绾绾捂着脑袋装可怜。

“让你逞威风……低头!”

林绾绾听话的低了头,小家伙踮起脚,在她脑袋上吹了几口气,“呼!呼!呼呼就不疼了,好点了吗?”

“嗯嗯嗯,好多了,现在一点儿都不疼了!”

小家伙松口气,一转头才发现病房里的几个陌生人,看到萧凌夜的瞬间,他眉头拧的更深,“是你?”

萧凌夜眉梢微动。

除了萧心肝他一向不喜欢小孩子,觉得小孩子又吵又烦,可面前的这个小男孩看着竟然一点也不讨厌。

尤其是他少年老成皱眉的样子,竟然有点……可爱!

“认识我?”

“新闻上经常看到!”

萧凌夜眉头轻挑。

许易双手抱胸,倚在病房门口,看着屋子里的几个人,他眸光微变,笑着说,“老大,阿衍!没想到绾绾救的人是心肝,真是巧了!”

林绾绾愣了一下,“你们认识?”

“嗯,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!”许易走到病床边,他给林绾绾倒了杯温水递给她,“还好吗?”

“没事了!”

“那就好!”

此时,萧衍看看林绾绾,又看看床边的小家伙,八卦因子全都冒出来了,他凑到许易面前打听。

“许易,这个小家伙真的是林小姐的儿子?”

再来一篇
往下 边塞 玉器 骑马 笔趣阁
上一篇:施主就让贫僧进去吧 公交车上拨开少妇内裤进入 下一篇:老马的幸福生活 见面大叔就要了我两次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