句子社祝福语日常祝福语内容页

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全文阅读 对着镜子把腿张开自慰的小说

2022-01-11 20:25:19 日常祝福语

夜晚。

京城最著名的酒店门口商客云集,一辆一辆豪华的轿车都停在门口,数不胜数的名流权贵接连出现,他们脸上带着特有的商业之间的调笑和问候。

门口,数不清的黑衣保镖像是一个个机器人似的来回走动。

对面的商场,楚月穿着一身黑色紧身服站在最高层的一个储物间里,她拿着望远镜将对面的一切都看的特别清楚。眼睛眯了眯,放下了望远镜。

魏少华安排着现场的人,他听着耳机里的声音,忙的团团转。终于走到了二楼,他听到手机响了,看到来电显示忙不迭的接了起来。

“老大!这边都准备好了,就等您了!”

此刻,寒靳九站在二楼酒店的房间里,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,幽冷的眸子盯着对面商城的那一抹闪烁的红外线灯。薄唇勾起一抹极致的冷笑。

“今晚我不会出现。”

电话就这么挂断了。

寒靳九拿起手中的那杯红酒,喝了一口,放下酒杯,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。

他的眸底好像突然迸发出了火焰。

今晚,一定很有趣。他开始期待了。

魏少华看着被挂断的电话,整个人彻底懵了。

反应过来用力的抓着头发,合着这晚宴就是为了给那个见都没见过的丫头玩呢?老大在她身上花的精力是不是有点多。要他说,抓住这丫头一枪崩了就没那么多事了!

酒店里,晚宴正在举行。

忽然,“卡擦”一声,整个酒店里都黑了。

魏少华神经一崩,马上就要上楼。

寒靳九正在喝红酒,他忽的勾唇一笑。

很好,这是那女人做的。他从房间离开,迅速的上楼。

楚月正站在楼顶,她刚弄坏了电闸。就这电闸,修一修,都要明天才能好。

月光下,她的樱唇勾出冷艳的笑容,拿出身上的工具,朝着对面的商场抛去,很快,两座大楼之间就出现了一根极细的钢丝。

天这么黑,不会有人看到她的。

楚月刚准备顺着钢丝走,忽然,察觉到一抹极其冰寒的目光紧盯着她,她的身体顿住,一转身,就看到寒靳九就站在顶楼的入口。

楚月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冷燥。她刚才明明上了锁。

她扔下一个烟雾弹,利落的一个翻身,就攀上了钢丝。

可腿却被人用力的拉着。一回头,就见寒靳九嘴边戴着面具。

糟糕!他竟然早有准备!

楚月的脚向后一个侧踢,寒靳九后退躲过,她手掌撑着地面,人一个翻身已经立了起来,接连几下踩过墙面,她拿出了一个小针孔,朝着寒靳九一吹。

寒靳九嘴唇掀了掀,“同样的把戏,你还来第二遍?”

楚月不说话,一心要从寒靳九的手里逃走,她接着又吹了一下针孔。这次,飞出了三根小针。

寒靳九一个猝不及防,一根针再次打中了他的麻穴。

楚月的嘴角闪过一抹笑,有些冷,有些坏。

她顺着钢丝,迅速的一个闪滑,人已经到了对面,钢丝也被她收了起来。

“老大!”

魏少华和一众保镖都上了楼,然后就看到寒靳九站在楼顶,他脸色十分不好看,一张脸冷的仿佛是刚从冰窖里出来,周围都散发着极低的气压。

魏少华看到寒靳九一动不动,他不敢说话,只能安静的站在身后当背景板。

寒靳九盯着那抹已经消失的背影,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杀了那个女人!

古街店铺被楚月关了。

最近这段时间风声紧,她还不想要惹这么多事,尤其是惹上寒靳九那条毒蛇。

楚月刚回去楚家,就看到楚家夫妇的脸色不是很好看,但是看到楚月进来,曹颖欣马上站了起来,走到了楚月面前,脸色比之前温和了许多。

楚月蹙眉,不解的看着面前的女人。

她又要出什么幺蛾子。

“楚月啊,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,我和你爸都在等你,还给你做了晚餐。”

说话的时候,曹颖欣脸部的笑容都在颤抖。她装的这么累,楚月怎么能不领情。

楚月走到了餐桌旁,瞟了一眼,的确是丰盛,山珍海味全都有。

她安静的坐下来,曹颖欣和楚辉也坐了过来,曹颖欣不停的给楚月夹菜。楚月吃了一口,一瞥,就看到曹颖欣和楚辉两人使着眼色。她盯着碗里的菜看了一眼,立刻放下了。

“我不饿。”

楚月离开餐桌,刚走了几步,身后传来严厉的叫声。

“站住!”

楚月停住脚步,一转身,就看到曹颖欣收起了笑脸,一张脸已经变得十分冰冷,她似乎不想多看楚月一眼。

“当初把你从乡下接过来就说的很清楚,你要代替雪儿嫁到陈家。在楚家带了还这么长时间,你不会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了吧?”

楚月的背后仿佛是被人重重的击打了一下。

她当然明白,一直清楚。

“陈家不会娶我。”

曹颖欣又想到了陈家当初来的时候说的那些话,脸色发青,眼底的厌恶更重了,“你不用管这些,陈家那边我自有办法,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。”

楚月忽然笑了一下。

“为什么楚雪不能嫁过去?非要我嫁过去?我的身份到底是什么?难道不是楚家二小姐?我和楚雪之间到底不同在哪里?难道就因为我是在鬼节出生,就这么不受人待见?!连亲生父母也视我为贱土?!”

曹颖欣的脚步不禁后退,尤其是在楚月冰冷质疑的目光下,她的脑子里一下子全都空了,找不到反驳的理由。

很久,她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一个这么讨厌的小乡巴佬给逼的说不出话来。她握紧了手,“既然你已经在鬼节出生,你就选择认命。你也知道你多么不干净,能够嫁到陈家,已经是我为你寻到的好出路了。怪只怪你自己不争气,你也不要再想着怨恨我。”

楚月眼底划过一抹又冷又妖的恨意。

她当然不会怨恨曹颖欣,只是,原本的楚月一定很怨恨。她占用着楚月的身体,总是要替她出一口气!

“如果我说我不呢?”

她不?!

曹颖欣一下子惊了,她没想到楚月竟然会拒绝,不过,联想到最近楚月身上发生的一系列事情,倒也不难想象会得到这个答案。但是,她怎么能把雪儿嫁到陈家那样落魄到家庭。所以,不管如何,这个乡巴佬都一定要嫁到陈家。

她仿佛是破釜沉舟了,冰冷的眸光盯着楚月,话语咄咄逼人。

“你不去也得去!”

楚月忽然像是想起什么,她挑了一下好看的眉毛,声音里透着一股邪气。

“只要陈家答应,我就没意见。”

曹颖欣这下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下了。

看着楚月上了楼,瞟了一眼身后满桌子的菜,这些菜算是白准备了。不过,陈家那边,她自有办法。

楚月回去了房间,却接到了组织那边发来的消息。她点开一看,好看的眉毛顿时皱了起来。

“你最近有麻烦,尽量不要露脸!”

楚月划掉了短信,她早想到这一截了。

应该是寒靳九吧。

那男人,一看就不好惹。

她擦干了头发,打开电脑,手指快的让人看不清她刚才到底动了哪几个键。很迅速的,电脑屏幕上便出现了一大串让人看不懂的数据。她继续按着……

窗外,夜色早已黑了,月亮和星星挂在天空。

直到外面万家灯火已不再,只有零零散散的灯光亮着,楚月的房间还亮着灯。

楚月刚进了教室,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周围的声音七七八八的,上课铃响了,下课铃响了,周围人的说话声,一直到下午,她才醒来,一睁开眼睛,眼底的清冷仿佛让周围的嘈杂都清静了不少。

楚雪看着楚月,戴玲在一旁拍马屁,“楚雪,你放心,就楚月那种人,估计只会说大话,就凭她现在这种状态,估计就是全校倒数第一的命!现在大家都在努力学习,她一个基础不好的还睡一天觉!也不知道在牛什么。”

楚雪冷笑了一声,撇了撇嘴,一张脸上写满了不屑。

很快,那些仰慕楚月的人就知道,她不过是个草包,学习差劲极了。风光还是属于她楚雪的。

林小语瞟了一眼说楚月坏话的楚雪那些人,她推了推眼镜,把整理好的笔记放在了楚月的桌子上,“楚月,这些都是今天课堂的笔记,老师勾画了好多考试的重点。”

楚月挑了一下眉,她把笔记重新放在林小语的桌子上,“谢谢,不过,我不需要。”

林小语愣住了,却看到楚月的脸上又浮现出那种又邪又冷的笑容,一瞬间,让她看呆了,竟然忘记了劝说。

楚月心里嘲笑。

这些内容,她初中就学会了,大概翻一番就知道哪些题该怎么做,她的脑子比一般人好太多,学的东西一直都是超前的。

林小语回过了神,“楚月,其实,考试还是挺重要的。”

楚月回头,伸手拍了拍林小语的脑袋,难得,见到她勾唇笑了,“我知道。”

说完,楚月就在林小语怔愣的神色下戴好耳机,出去了。

楚雪她们看到这一幕,都收拾好了东西,走到了林小语的面前,戴玲不屑的啧啧了几声。

“看看,你还关心人家呢?人家根本就不领情。不过是上次她帮了你一次而已,等这次考试之后,全校人都知道楚月是个会考零分的大笨蛋,到时候,我看你还抱谁的大腿!”

林小语的桌子被戴玲狠狠推了一下,他们三个人不屑的嗤笑了几声,就从林小语的身旁走过。

直到三个人离开,林小语的桌子才停止晃动。她瘪了瘪嘴唇,几乎要哭了。

她相信楚月。

楚家。

大厅里的气氛异常冰冷,气压低的仿佛是到了冬天。

楚辉咬紧了牙,说话的语气明显已经不好了,“楚月也是我楚家的女儿,怎么就不算履行婚约了?”

可恶,这个扫把星女儿,怎么哪都不要!真给他们楚家丢脸!

陈家夫妇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脸色同样冰寒,陈稷喝了一口茶,脸色丝毫没有缓和下来,“除了楚雪,其他人,我们陈家不要!”

曹颖欣脸色冷了冷,“陈家现在不比过去了,不管怎么说,我们念在过去和陈家有过交情,现在也不想要这个婚约就这么罢了,所以,把我们的二女儿嫁过去,怎么你们还不依不饶的?”

明显的,得了便宜还卖乖!

陈稷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陈家是失势了。可这件事,从来没有人敢明面上这么说,让他们一家人难堪。他们现在的确是仰仗着楚家这桩婚事,但如果是要楚月那个丧门星,他们陈家就毁了,不如不要!

“你们楚家为了不被京城人笑话,把一个不详的女儿随便塞给我们陈家,我们陈家虽然落魄了,却也不是什么人都要的!如果你们执意如此,那咱们就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,让大家评评理!”

曹颖欣的眼睛瞬间瞪大。

这分明是要鱼死网破的节奏。

这件事要是捅出去!外面人会怎么看他们楚家?!脸面不全都丢光了!

曹颖欣按下了心底的那股燥意,虽然气得慌,可眼下又不能惹急了陈家,只能忍气吞声。

陈稷人站了起来,忽然硬气了许多,“这件事就先这么着!你们想好了我们婚事就照常履行,不行的话,你们就等着全京城的人看你们楚家的笑话吧!”

说完,陈家夫妇就走了。

桌子上的茶杯被楚辉一甩,已经到了地上,裂成了碎片。

曹颖欣眼中含泪,好像是突然化成了一滩水似的,坐在了楚辉的身边,“老爷,你看这事可怎么办?咱们不能让雪儿去受苦啊!”

楚辉拍着曹颖欣的后背,眸子里好像是藏了针似的,“你放心,这件事,我绝对不会让陈家得逞的!”

晚上,楚月回去以后,就听到一阵阵的嘤嘤哭泣声。

她杏眸懒洋洋的一抬,就看到楚雪坐在沙发上,肩膀不停的抽动着,看上去,哭的还挺厉害。一旁,楚辉沉着一张脸,曹颖欣心疼的安慰着自己的女儿

楚月跨着背包到了沙发边,她坐在了沙发旁,冷傲的目光落在三人身上,明显是看戏的神情。

楚雪一看到楚月,整个人的脸色更加不好了,拿起抱枕就朝着楚月扔过来,却被楚月一手接住,抱枕又扔到了楚雪的脸上,打得楚雪一阵懵逼。

楚辉马上站了起来,一巴掌就要朝楚雪打过来,楚雪一个冷眸射过去,她的话也仿佛是在冰窖里沉浸过,没有一丝温度。

“再打,我可是会还手的。”

楚辉本来就在气头上,还被自己这个讨厌的女儿这样威胁,他的脸色更难看了,扇巴掌的动作没有停。楚月的眸色更冷了,她盯着那只手,迅速的不知道做了什么,明明她的手根本没碰到他的,可他却突然觉得手腕一麻,动也动不了了。

楚辉的嘴角顿时青筋暴起,眦着双眸,“你这个扫把星!你做了什么?!”

楚月笑的更冷了,拿起书包就上楼。楚雪人站了起来,气不过的大喊。

“你又什么可牛的!楚月,你不过是我楚雪的替代品!只可惜,现在人家陈家都不要你这个替代品!处处嫌弃你!”

言语里,透着一股高高在上。

楚月侧着身子站在他们面前,看不清她的表情,可她缓缓转过身来,精致的下巴微微仰了起来,眉毛一挑,眸光里透着浓浓的肆意。

“是吗?原来你这么厉害呢?既然你这么厉害,那嫁到陈家的人可不非你莫属了。”

她说完,还很坏的吹了一下口哨,整个人的嘴角微微勾着,眼底的坏让人捉摸不透。

楚辉和曹颖欣气得牙痒痒,眼底的鄙夷更深了。

果然是乡下长大的,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没教养,野里野气的。

楼上,楚月的门被关上,楚雪只觉得胸中更压抑了,她摇着头,跺着脚,不满的发怒,“我不要!我不要嫁到陈家!”

曹颖欣抹着楚雪的头发,“乖女儿,妈一定不会让你嫁到陈家的!”

她冰冷的眸光朝着楼上看去。

楚辉咬着牙,眼底闪过一抹冷光。他怎么会忘了,这件事,还有一个人可以帮他们。

清晨。

楚月照常走在没人的林荫道上,远远的,邵晨那帮人就等在那。

一看到楚月,一群人瞬间精神抖擞,麻溜的跟在了楚月的身旁。邵晨从包里拿出了一个袋子,“月姐!早餐!”

楚月看着那一袋子,挑了挑眉,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淡,“吃过了。”

邵晨把早餐扔给旁边的人,又朝着旁边的人伸手,接着,他手上多了一厚摞的练习题。

“月姐,这个对你考试很有用。”

楚月停下了脚步,瞟了一眼那一厚摞练习册,她拿着一本翻看着,然后顺手从包里拿出一根笔,淡定快速的勾画着。

接着。

第二本。

第三本。

第四本。

……

最后,练习题又都回到了邵晨的手里。

邵晨不解的看着练习题,他几乎惊呆了。

“月姐,这是孝敬您的。”

楚月挑着极其好看的眉,语气轻描淡写,却又仿佛理所当然,“重点题我都勾画出来了,你们都拿去做,考到全校前二百没问题。”

邵晨和李锋几个人全都傻眼了,相互看了一眼,又把习题给了一旁的小弟们。

上课期间。

邵晨和李锋几个坐在操场上,他们几个早就逃课逃惯了,学校的老师也都懒得管他们。

邵晨翻看着书籍,瞟了一眼旁边坐着的李锋,然后又把书丢给了李锋,人躺在了草坪上,嘴里叼着一根笔,任由着阳光打在他身上。

旁边,李锋忽然爆出了一句脏话。

“挖槽!”

邵晨一脚踢在了他的后背上,不满的瞪着他,“一惊一乍的干什么?”

李锋把习题给了邵晨,“这上面是谁做的?竟然和正确答案都一样。而且,这题可是奥数题啊。”

也就是说,上面的题,都是考试里的压轴题。别说他们这种学渣了,就是学校里厉害的学霸,做这些题也吃力的很。

怎么……

邵晨又翻看了一眼,答案是对的,只是解题方法不一样。他一瞬间觉得有些头大,重新扔给了李锋,嘴里的笔被他扔在了草坪里,“难道说……月姐都会?”

楚月教室的下课铃刚响,门外就围了一群的学生。

她的眉头皱紧了,然后就看到林小语从外面进来,很为难的在她面前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框,声音极小,还在颤抖,“楚月,外面……秦梦薇找你。”

秦梦薇?

楚月的眸光一瞬间就冷了。

她很快的站了起来,走到外面,就看到秦梦薇站在那,手里还拿着一个包,楚月冰冷的目光落在秦梦薇的身上。

秦梦薇的心神一跳,很快,又恢复了以往白天鹅的傲气,她走到楚月面前,语气仿佛施舍一般。

“小提琴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,我听说,你连一把小提琴都没有,这是我以前用过的一把小提琴,怎么说也好几十万。先借给你用,你可别弄坏了,比赛之后,完好的还给我就行。”

楚月紧盯着那把小提琴。

这琴,是她过去常用的。

真是讽刺,现在竟然你被秦梦薇当作礼物送人。

周围的人对秦梦薇发出了阵阵赞赏。

“哇!梦薇女神就是善良。对这个乡巴佬这么好。”

“是啊,琴拉的好又有什么用?连小提琴都没有,还参加什么比赛?”

秦梦薇嘴角上扬,她骄傲的昂着头,想要伸手去拍楚月的肩膀,忽然又想到了什么,手放下了,“很期待和你的比赛呢,楚月同学。”

她一字一字的说完,把小提琴放下,人就要走。

楚月依旧紧盯着那把小提琴,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,虽然不大,却很清晰。遮盖了周围那些人的闲言碎语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秦梦薇停住脚步,嘴角的笑容依然没有散去。

她敢打赌,楚月一定会要这把琴。

楚月拿着那把琴到了秦梦薇面前,落在她脸上的目光透着浓浓的嘲讽,“我不会用这把琴,你不如先拉一曲,让我学学。”

再来一篇
艳妇 自慰 祝福语
上一篇:数学课代表的那真紧免费阅读 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下一篇: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H 英语老师解开裙子坐我腿中间
猜你喜欢